• 当前位置首页 光威复材向直升机所交付AV500无人机 > 欠债不还,还去旅游?结果欠债的他坐了30多小时火车回佛山还钱 >
  • 欠债不还,还去旅游?结果欠债的他坐了30多小时火车回佛山还钱


    来源:匿名   时间:2019-10-24 13:39:43





     由于不能坐高铁,他不远千里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回到了佛山,将钱还给了昔日好友。可到了约定还款日,陈某却以各种借口一再拖欠。名下有车,百般抵赖时在手铐面前服软执行立案后,法院传唤陈某到庭。孙某遂申请恢
     

    佛山的“老莱”有房产,但拒绝偿还贷款。他还去四川向朋友展示他的本色。据禅城法院几天前的消息,在高管将老莱列入不诚实人员名单并限制他的高消费后,“老莱”终于心软了。由于他不能乘高速列车,他乘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,把钱还给他以前的好朋友。

    借了5万元后,老朋友成了“老赖”

    孙谋和陈某曾经是公司的同事,关系很好。后来,陈某因为陶瓷生意向孙翔借了5万元。孙翔二话没说,马上把钱借给了陈某。但是到了约定的还款日期,陈某一再以各种借口违约。

    无奈之下,孙翔于2017年10月向法院起诉了他的好朋友。法院达成民事调解协议,确认陈某5万元贷款本金分期偿还:第一期按约定支付孙谋5000元;余额45000元,每月月底前支付至孙谋不少于2000元,直至付清。如果陈某在任何时期未能按时足额履行还款义务,Sun有权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陈某未偿部分。与此同时,陈某仍需向孙翔支付本金5万元的利息。

    达成了调解协议。孙翔认为他可以收回欠款,但他又一次拖欠了。陈某既没有付钱也没有出现。孙必须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    我名下有一辆车,当我否认一切时,我会屈服于手铐。

    立案后,法院传唤陈某出庭。陈某辩称,由于经营失败和生活困难,他无法偿还贷款,并希望通过谈判解决与申请人的争议。

    一方面,执行官以陈某的名义询问了银行、房地产、汽车、财付通、支付宝、股票等财产线索。另一方面,执行干事采访了双方,并进行了谈判。陈某和孙达成执行和解,并重新商定还款方式和时间。

    但当约定的还款日期到来时,陈某同意偿还3万元,但只有2.5万元。这位高管再次联系了陈某,陈某说他已经尽力偿还这笔钱。孙随后申请恢复执行,并要求解决所有利息。

    在恢复死刑后,陈某再次推迟了死刑。然而,当行政人员把车辆查询数据放在陈某面前时,陈某沉默了。原来,一辆本田汽车是以陈某的名字注册的,它属于一处房产,但拒绝执行。然而,陈某马上说,“这辆车很久以前就卖了,但它仍然以我的名义注册,很久以前就已经抵押给别人了!”

    行政人员说,“把车交给法院评估和拍卖。第三方对车辆所有权有异议的,可以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。如果你拒绝交出上述车辆,法院将依法采取15天的司法拘留措施。”

    最后,面对着身着警服的法警,看到擦得锃亮的手铐,陈某变得软弱了。

    乘高铁去四川仅限于高消费。

    法院最终成功扣留了车辆,允许车辆顺利进入评估拍卖阶段。在等待评估报告的时候,孙翔打电话给法院,说他看到陈某在微信朋友圈里去四川旅游。

    收到信息后,该高管当天将陈某列入不诚实人员名单,以限制其高消费,包括限制其在酒店、酒店、夜总会、高尔夫球场和其他星级以上场所的高消费。禁止在动车上坐满所有座位,禁止在其他动车组上坐头等或以上座位,禁止其他非必要的生活和工作消费行为。

    自那以后,法院发出了拍卖通知,并收到了陈某方面唯一一个主动打来的电话。“由于这起执法案件,我无法获得银行贷款,甚至无法获得高速火车票。我现在已经去成都了,但是我买不回佛山的票。如果我想的话,我不能还钱。我想先取消限制。”

    这位高管表示,只要这笔钱支付给孙翔或转移到法院的执行账户,案件就会得到解决,相应的强制措施也会取消。陈某说,“我需要回佛山向我的朋友借钱。如果我买不到高速火车票,我怎么回来?”

    最后,陈某在火车上坐了30个小时的硬座,来到法庭将现金交给孙翔。在离开法庭之前,陈某说:“如果我知道执法措施如此严格,我就不会拖欠这笔钱。我筋疲力尽,失去了一个好朋友。”

    作者:杜南记者刘俊言

    易胜博


    延伸阅读

    相关推荐

    热点新闻

    热点推荐

    最新推荐

    Copyright 2018-2019 2dar2game.com 江庙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