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首页 法规与时俱进 百姓方得实惠!淄博人大修改地方性法规 仅一部就 > 红遍东阳丨一图阅尽七十年 人间正道是沧桑 >
  • 红遍东阳丨一图阅尽七十年 人间正道是沧桑


    来源:匿名   时间:2019-11-01 16:43:11





     今年81岁的郭乙青指着洪塘村旧貌图说,70年来这里始终是洪塘村的红色“圣地”,得到了村民们妥善周详的保护。虽然村庄变迁堪称天翻地覆,洪塘村却始终守着耕地红线,耕地保有量达1000余亩。两头门是洪塘村的
     

    东阳市华水镇唐红村出生时带有红色基因:元朝爆发了一场山洪。洪水从黄泥山汹涌而下,涌入村庄西部一个面积超过10亩的大池塘。池塘立刻变红了,因此得名“唐红”。

    1947年春,陈果(又名郭陈果)被中共路北县贡维义南区任命回国,以教书为名开展地下革命活动。那年的一个冬夜,陈果组织三名革命青年用自制手榴弹潜入东阳县,炸毁国民党县政府。尽管没有成功,但它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他的故居仍然保存完好。外墙是黄色和红色的。中间的窗户被设计成五角星的形状。

    " 70年前陈果解放时,他的故居就是这样。"81岁的郭一清指着唐红村的旧貌说,70年来,它一直是唐红村的红色“圣地”,受到村民们适当而彻底的保护。

    改变:这个古老的村庄改变到另一个世界多少次了?

    郭一清是唐红村外貌地图的“修复者”之一,而另外两位老人郭金宝和郭雨欣则是“画家”。根据郭一清的记忆,两人在2009年共同完成了这个村庄的旧画。换句话说,在画画的时候,两位老人突然发现唐红村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不断变化的新面貌就像一层泥土覆盖了旧记忆。要回到童年需要付出很多努力。

    “新中国成立初期,这个村子几乎没有什么变化。村民们住在传统的木屋里。”郭一清表示,20世纪50年代最大的变化是,由于修建了厚厚的山脊线,村庄南部的原主干道变成了公路。

    改革开放之初,唐红村经历了最剧烈的变化。村民们拆毁了旧木屋,修建了砖混结构的建筑。陈果故居南面的墙被拆除了,墙外的田地里建起了一排排小型农场建筑。村子西部的汾山被夷为平地,成为建造新房的“风水宝地”。特别是在20世纪90年代,唐红村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。村民们一个接一个地穿过村子南边的黔西。原先空无一人的黔西成了人口繁荣的新聚居地。

    破坏性的城市化也摧毁了唐红村的许多古老地标。例如,村西的盘龙寺在明代建立了盘龙书院。明代军事大臣徐洪刚在这里学习。现在这个地方已经被一个宏伟的红木家具厂所取代,与寺庙相邻的文昌阁也消失了。

    解放前,唐红以其辽阔的土地和邻近的义乌东珠而闻名。虽然这个村庄的变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,但唐红村始终保持着耕地红线,耕地面积达到1000多亩。在土地集约利用的前提下,该村合理建立了标准化的工厂出租给企业,仅古董家具企业就有三家。接下来,该村将建造标准厂房出租,以增加该村的集体经济收入。

    唐红村走出“以粮为本”的局限,着力提高土地综合效益,率先发展华水水果种植业。郭俊新是第一个从事水果种植的人,他成功后,带动许多村民建了400多亩果园,仅甘蔗种植面积就超过200亩。

    68岁的村妇许银翠种植了1亩桑树,但却收获了4万至5万元,在村民眼中变成了“净红”。四点钟,瓜果品种也让唐红村“搭便车”发展全方位旅游。两个水果节相继举行。村民们真的尝到了发展乡村采摘游的好处。

    卫兵:保护想家的旧家园

   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两位老人能够毫无差别地恢复唐红村的旧貌。除了记忆力好之外,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许多古建筑和地名都保存在唐红村。正是有了这些熟悉的建筑和地名,唐红人才保持了他们的思乡之情。

    这两扇门是唐红村的中心。门楣上刻有“长春”字样的门楼是过去标志性建筑“邱杰大厦”的一部分。"解放前,东阳进了大门,义乌出了大门."村民们说大门外的南北大门把村子分成了两部分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原属义乌管辖的西部转移到东阳,并入唐红村。与这样的整合相比,唐红郭的十祖吉果的思想显然更先进。早在明朝中叶,他就在东阳和义乌交界处的“金塔”地块上建造了一座建筑。它建于1525年,因位于东阳和义乌之间而被命名为“邱杰铁塔”。到目前为止,村子里还有一句谚语,“邱杰楼下有两扇门,义乌从西向东看东阳”。

    吉果之后,围绕“金塔”建造了许多以邱杰大厦为中心的大厅。两扇大门内的街道成为东阳通往义乌佛堂的唯一道路。商店应运而生。从两扇大门到距离东门桥仅100多米的街道,10多家商店聚集在一起,小商贩们兜售他们的商品,形成了一个活跃的市场。

    如今,唐红人更喜欢用“老街”这个词来指代街道。在展示他们“老”的身份的同时,他们也对街上仍然和以前一样的小商店感到满意。

    除了邱杰大厦,吉果在1529年辞去职务回到家乡后,还出资重建了村西北的郭氏宗祠。这个有四个入口的五室祠堂有门楼、正厅、厅、正厅、后卧室、厢房等。它有举梁结构和彩绘石柱。从门楼到前厅,需要经过一座石板桥。这是东阳市的一个孤立案例。它与西部的小祠堂和盘龙山明代郭氏祖先的古墓一起,构成了唐红人最重要的精神根基。

    两扇大门外是“沉海池”(Sink Ocean Pond),这是一大片以花墙和水阁楼为中心,向南向西延伸的传统民居建筑,已经干涸,染出了一幅非常古老的水墨画。

    古樟树、古道、古民居、古门。抬头看古人的意思,想着下级圣贤。唐红的村民运用各种智慧来保护他们的家园:以溪流为壕沟,以石头为墙,在墙上开一扇大门,建立义务警员自治。这套明代以来形成的硬件设施和防范意识代代相传,内化为唐红村民强烈的文化遗产保护意识,保存了祖先传下来的华东大风,为新时期发展乡村文化旅游奠定了基础。

    用途:农村振兴享受奖金

    在两扇大门内和北面的大门建筑里,70岁的戴迪正在为村民们做诊断和治疗。从诊所的窗户往外看,村民们正忙着修理街上的老房子。一排排用绳子连接的塑料叶片在街上旋转着彩色的音符。这是五月唐红水果节留下的狂欢节标记。

    1985年,村里赤脚医生戴迪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代致富的人。她拆除了第二扇门旁边破旧的旧房子,建造了五座三层钢-混凝土结构,正面有“外国灰”和马赛克。然而,这两扇门越来越破旧,出乎意料地冒出来的住宅墙壁光秃秃的。村子里各种肮脏和混乱的现象又让她担心了。有一段时间,门外沉没的海洋池塘变成了一个臭池塘。夏天的晚上,坐在池塘边,总是能听到蚊子“噼啪”的声音。

    这一变化发生在2016年。“上任后,该村团队制定了村庄规划,并决定保护和利用唐红村作为传统村庄。”戴迪的妻子郭长兴说。后来,郭长兴看到两扇门被修好了,村里的老房子得到了保护,街道两旁的商店也逐渐重建,一万多平方米的水泥路面被石板或子弹石重新铺上了路面。他称赞了这一举措,后者非常重视医疗保健。“水泥路面不仅不能排水,而且夏天路面温度高,老年人在雨天容易滑倒。在换上传统的石板和大理石路面后,每个人都喜欢晚饭后穿过街道和小巷去健身。”为此,该村还启动了一个照明项目,并在街道两侧的房屋外墙上安装了古色古香的灯笼,这不仅释放了路面的空间,也方便了村民的通行。令郭长兴惊讶的是,去年村里的两个委员会在征得他的同意后,投资改造了他房子的正面,增加了木制牛腿、格子窗户和古董雨篷。"如果我自己做的话,这笔费用不会少于5万元。"老人很高兴他已经成为首批150户改革家庭之一。这是个好消息,因为唐红村被列入浙江省历史文化名镇后,一般利用该村获得资金。经过一年多的改造,唐红村基本上淘汰了“赤膊上阵的房屋”,新的房屋已经统一成白色墙壁和瓷砖的古旧房屋。让村民们更高兴的是,历史上唐红有许多池塘。然而,由于多年的积累和沉积,这些池塘已经被清理,恢复了“天空的光和云影自己游荡”的美丽景色。古老的水榭建在沈汤漾的岸边,这里已经成为一个享受凉爽和放松的好地方。"今年夏天,蚊子明显少得多,村庄也干净得多!"

    仅2018年,唐红村就投资700多万元实施村庄振兴、亮化、绿化、清洁、美化和老街保护利用等项目,使村庄迅速焕发活力。该村还以每平方米1000元的价格收回了一些古建筑的产权。经过改造,古建筑被赋予了新的功能,可用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、古民居寻宝或书画展厅。唐红古村落的互动体验留下了印记。

    “唐红曾经是最后一个取水的村庄,现在已经进入先进村庄的第一个方阵,正在申请浙江省重点历史文化利用村。”华水镇党委书记程亚军高兴地说。对此,村民们自发地用一句话评论道:“现在整个村子都好了!”

    这个家庭和陈望道关系密切。

    在唐红寻找红色基因

    “这是解放前在这里从事革命活动的陈果的故居。今后,我们计划把陈果故居建成唐红红色主题展厅,挖掘和收集唐红红色资源,引导干部群众缅怀红色历史,让革命精神世代相传。”唐红村委会主任郭俊新在陈果故居前说道。

    陈果故居外墙为黄色和红色,中间窗户设计成五角星形,颇具西方建筑风格。村民称之为“小型外国建筑”。里面是一栋传统的中国建筑,前后两排各有5个房间,东一个厢房,西一个厢房,中间有一个庭院。村里的老人说,因为陈果从事地下革命工作,他基本上晚上回家,第二天一早就走了。

    1947年春,陈果被中共西部肖劲区路北县贡维义南区任命,从杭州回到家乡唐红进行革命活动。他联系了他的同胞和朋友,建立了青年兄弟会,目的是反对封建主义、民主和自由,建立了人民报纸和俱乐部,传播革命书籍和期刊,教授和唱革命歌曲,等等。同年秋天,为了打击国民党反动派,扩大革命的影响,陈果等人通过研究和策划,派东阳中学的学生许湘仁到县政府打探并绘制地图。郭郭萍、郑石和郭昶·高带着自制的炸药和传单进城轰炸县长。他们把炸药扔进县长宿舍,炸了一个大洞。县长没有被炸死,因为他那天出去了。这一事件震动了东阳的城乡,整个城市的警察都被派去调查。郭郭萍、郑石等人逃到了浙江南部等地。1948年8月,由于党组织的破坏,陈果从杭州私立吴小学回到东阳南乡小庄小学教书。11月,他回到唐红寻求庇护。此后,他与中共北县委员会沂南区委书记朱毛玉取得了联系。1949年1月,陈果打着在唐红办学教书的幌子从事革命活动,在斗争中招募党员。同年春天,中国共产党在唐红成立了一个临时支部,由陈果领导。同时,陈果派进步人士争取常宝和嘉昌的职位,控制基层政权,调查和收集当地的政治、军事和经济信息,动员青年积极分子参加鲁南第六支队和肖劲第八旅。1949年4月,肖劲支队第八旅去唐红开展活动。唐红党支部组织群众协助部队堵车、守岗、收缴枪支弹药、为部队筹集大量粮食和饲料。唐红成为肖劲路以北游击区的活动区。

    在陈果的故居,记者在线采访了陈果的儿子陈雷(郭大建)。“我祖父陈之道是陈望道的弟弟(陈望道翻译出版了《共产党宣言》的第一个全中文译本,是中国共产党上海赞助团体的成员)。他的母亲陈赛·兰受叔叔陈望道的影响。她在1948年作为学生参加了革命,并在肖劲支队从事革命宣传工作。我的父亲和母亲为新中国的成立贡献了自己的力量。我一直以父母为榜样,努力工作,严格按照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。新中国成立70年来,国力不断增强,人民更加幸福。作为革命的后代,我们非常自豪和快乐。”陈雷在视频中兴奋地说道。

    据报道,陈雷目前和他的孩子住在杭州,他感到欣慰的是他的旧家一直保存完好。


    延伸阅读

    相关推荐

    热点新闻

    热点推荐

    最新推荐

    Copyright 2018-2019 2dar2game.com 江庙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